如果屁股冒烟,他会不会像火箭?
2020-04-27 09:09:31
分享:

       现代物流报全媒体记者 代振锋

小唐说:“啥时候方便了,也给我写个稿子,宣传一下?”

由于经常去他公司蹭茶,偶尔还会吃到水果,老铁们,你说,这提议咱能拒绝吗?

小唐,其实是河南百超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唐启付,男的,纯爷们那种。有几次,我写他的名字,都写成了“唐其付”,招致小唐的抗议。还别说,这个效果不错,从此,我再没有写错过,例如,本文中,我就写的很正确,咱这智商,机智不?

 

原本我想用人物专访的形式,中规中矩的写写他,可后来想,反正也是宣传,目的达到了就好吧,写这种风格或许更适合我。可以瞎哧胡侃,天马星空,没有传统新闻稿件那么多规矩,心里没有一丝压力,反倒觉得些许轻松的快乐。

看过我文章的朋友,其中有人评价说:“文风不正经”、“彻底学坏了!”也是啊,早些年,我没有写过类似的文章,自从认识了赵远起(华祥苑郑州经销商)、王一召(阿尔达加工的老总)等人,逐渐有点把持不住,因为,他们的文风古来如此,一直极不正经,毒害较深,且影响深远。

还是说小唐吧。

第一次听人喊“小唐”的是银盛加工的刘现民(郑州钢铁加工届都喊“老刘”)。和老刘相比,我也比小唐年龄大,所以,也就习惯的喊起了“小唐”。

小唐说,2007年,他跟着姑父来了郑州。由于姑父是搞钢铁加工的,他自然也跟着当起了学徒。

仰仗着“皇亲国戚”的关系,小唐在姑父的公司里迅速学会了不少“独门绝技”,加上自己的天资聪慧和勤奋,三个月后,小唐无法控制一颗“骚动的心”,决定单飞。

毕竟是刚开始,小唐选择与几个小年轻一起“练胆”。

俗话说,生意好做,伙计难搁。本来就不大的一个公司,却有着五六个股东。虽然也能挣点小钱,但经过张总、李总、王总等一“稀释”,一年下来,还不如打工的收成。况且,每次大小决定,都要几个股东“聚义厅”商讨,偶有“一言不合”,便有会议超时,效率自然不高。

开工没有回头箭!既然从姑父那里出来了,又和朋友合伙弄了一年,小唐决定选择独自前行。

2010年春节过后,小唐怀揣着父亲鼎力支持的8万元,踏上了北上郑州淘金的创业之路。小唐说,现在想想,那时候毕竟年轻,20多岁的年龄,胆子够肥,一门心思的想“自己干”。

对于搞钢铁加工来说,手里面必须要置办点家当,那都是挣钱吃饭的家伙什儿。剪板机、冲床等铁家伙本来就不是小物件,几万块钱肯定不行。

既然上路,那就远行!小唐又东拼西凑借了钱,总算是准备好了“打鼓开张”的“基建”,又有几个老乡当帮手,小唐的公司开张了。而那时,他的企业就诞生在郑州南三环附近的“钢厂路”。

有句话说的好:“只看见贼吃肉,没有看见贼挨打。”创业的辛苦只有小唐自己能够刻骨铭心。不多写这个了,免得有人说我煽情。其实,每个人的成功都不容易,这话没毛病吧?

在百超公司喝茶时,经常听到有人喊“唐总”。也是啊,从10年前创业到如今领着40多号员工,也算是资历颇深,就等着有一天人喊“老唐”了吧。

很多不了解这个行业的人,并不知道小唐他们企业的业务范围。“百超金属制品”是个文化词,通俗点就是钢铁加工。

小唐介绍说,他的企业不像“银盛加工”的老刘,偶尔接个给美女割双眼的活儿;也不像“阿尔达”的王一召,总是想着给蚂蚁加工戒指,“百超加工”通常以大型和重型钢铁加工件、折弯为主。

在我印象里,城市的大型雕塑、彩虹桥或者各种罐子应该算是大型钢铁加工吧,至于小唐能不能给青藏高原加工个防护罩,咳咳,我还真不知道。

文章读到这里,你能记得“小唐”和他的“百超加工”了吗?如果记得了,那我就没有白坐一上午。虽然文章有少许“不正经”之处,但作者本人却十分正经的告诉你:重、大型钢铁加工,可以去百超,打不打折不敢说,公司正宗的湖南菜也会让你不虚此行。反正,我是经常“扶墙去,扶墙走”。

从湖南浏阳绚烂的烟花,到百超加工激光溅起的火花,给我的感觉:小唐浑身都带着光。莫非,这就是文人骚客所说的“自带光芒”不成?

我一直想:如果让小唐的屁股冒烟,他会不会象火箭?

抽烟、喝茶、嚼槟榔,这是小唐留给我的形象。如今,已过而立之年的他,仍然像个毛头小伙一样,河南话说:“一掐一兜水”的那种。

穿着精致,胸怀锦绣,轮廓清晰,小身材有着湖南人的灵秀,性格却具有北方爷们的豪爽。我这词整的咋样,你一定觉得含糖量不低吧。有句话说“好胳膊好腿,不如好嘴”, 谁让咱也是“老江湖”呢?

了解王一召和老刘,可以阅读早些时候我写的文章:

1.我所认识的王一召

2.郑州银盛加工的老刘

 

责任编辑:李丹
主编推荐
More+
LVR物流风采
More+